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资料下载  |   管理员平台  |  工作平台  |  举报平台
 
 
 

被邪教影响的家庭:她独自对抗乱伦邪教!

时间:2017-7-16 20:07:13

被邪教影响的家庭:她独自对抗乱伦邪教!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14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   作者:吴语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看过电视剧《欢乐颂》

小伙伴们可能会觉得

世界上最惨的女人莫过于她了吧

↓↓↓

 

没钱没学历没背景

仅剩的一点点姿色也即将被岁月残忍吞噬

在偌大的城市中没有归属

像个孤魂野鬼

 

然而,跟下面这个女人相比

她却不知幸运几百倍

↓↓↓

 

▲萨拉?奥尔雷德与两个无出生证明的女儿(旧照)

萨拉?奥尔雷德出生在美国,18岁就被邪教胁迫,嫁给了一个拥有5名妻子的男人,在为他生下6个孩子后,却又被邪教残忍驱逐,从此要与亲生骨肉分离。然而,她却从未放弃,勇敢地与邪教决裂,与丈夫离婚,想尽一切办法拯救她无辜的孩子们……

和4个女人“共享”一个丈夫

1998年12月,萨拉和丈夫在犹他州的华盛顿县合法登记结婚,那年她只有18岁,丈夫也不过21岁。看似神圣的你情我愿,实际却是教派的强制“指派”婚姻,在犹他州博克斯埃尔德县法院文件上有明确的记载。 而这里所谓的“教派”,指的正是邪教“摩门教基要派教会”。

萨拉的丈夫理查德?奥尔雷德,是多妻制使徒弟兄联合会教会的已故先知鲁伦?奥尔雷德的孙子,他在摩门教基要派教会中长大成人。在理查德?奥尔雷德家族中,父系和母系的家人都和摩门教基要派教首沃伦?杰弗斯有密切关系。理查德的弟弟大卫?S?埃,还为该教会在南达科他州和德克萨斯州购买了院落作为“基地”。

 

理查德也继承了他爷爷的“淫乱基因”,先后娶了五个老婆,其中还包括摩门教基要派教首杰弗斯的女儿瑞秋。

 

萨拉和理查德结婚后,为他生下了6个孩子。而他们必须遵照教首杰弗斯的指令,让前三个孩子跟他同姓,以表示对教会的忠诚。

2006年12月,同样是受教会“指派”,萨拉和她的丈夫搬到了南达科他州,代号为“R23”(邪教头目杰夫斯的外号)的教会大院,她的丈夫理查德在这里长期担任主教职务。

出生的孩子不能有户口

将来处死他就没人知道

 

▲教会在南达卡塔州的营地

2008年6月,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萨拉的大女儿出生在摩门教基要派教会的大院里。两年后,二女儿也出生在同一个地方。而让人惊愕的是,两个孩子一出生,就被交给没有取得从业许可证的助产士照看,而且,没有人给南达科他州当局上报孩子的户口,也没有人为孩子颁发出生医学证明。

显然,秘密生孩子仍然是奉摩门教基要派领袖沃伦?杰夫斯的命令行事的。萨拉说被告知,教首杰夫斯不希望教派成员了解任何外界信息,严禁任何人到南达科他州领取孩子的出生医学证明。

萨拉在教会大院秘密产子的故事,后来得到了曝光,南达科他州的众议员提姆?古德文说:“我认为不允许教内成员获取身份证明,绝对是蓄意而为。因为如果这个教派决定处决教内成员,那就跟他们没有存在过一样。”

收入上缴教会

孩子看病?一分没有

萨拉的一个大女儿在3岁时就患上了肾脏疾病。但摩门教基要派的管理层不允许她带孩子去看病。“他们只是打发人来给孩子赐福。”萨拉说。

她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带着女儿去看病。当她在南达科他州找不到愿意为她女儿治病的医生时,她就驱车带她女儿到盐湖城第一儿童医院就诊。但是,教会却拒绝为女儿在儿童医院治病的钱买单,这让萨拉负债累累,信用等级急剧下降。

最终,悲剧还是降临了,女儿在8岁时,还是不得已切除了一个肾脏。

遭遇无情驱逐

骨肉分离,痛定思痛

摩门教基要派教首杰夫斯倡导一种公社式的的生活方式。在那里,信徒与教会分享他们的收入和资产,然后信徒们再分回他们所需要的东西。然而很明显,上缴的永远比分到的多得多……

萨拉便是如此。付出了这么多,她对教会的忠诚仍然没有得到回报。2012年3月,她被残忍地驱逐出教会,让她“到远处独自忏悔”,让她和她的孩子们骨肉分离。而被驱逐的理由简直可笑之极,摩门教基要派的“领导人们”认为萨拉为她的女儿寻求治疗,是一种严重不服从教会的行为!

作为一个有6个孩子的母亲,再委屈也抵不过骨肉分离的疼痛来得直接。为了能与孩子们尽快重聚,萨拉想尽最大努力证明她对教会的服从,于是听从了教会指示,独自一人离开了这里。

但另一边,教会的人却毁掉了她的两个女儿在教会出生的所有记录, 并把她的几个孩子都送去了别的地方……

拯救你,我的孩子们

一个都不能少

当萨拉意识到自己的服从也没有换回孩子的幸福,于是,她开始了寻找孩子的艰难旅程,这一找就是两年。

2014年夏天,她发现她的孩子们在亚利桑那州的希尔达尔镇,跟教会看管人一起生活。在执法部门的帮助下,她向教会成员出示了她的监护权证明,才将6个孩子带离邪教的魔窟。

 

解救了孩子们,她开始自我拯救。

2016年,她和丈夫的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她向犹他州博克斯埃尔德县法院申请与丈夫离婚。

法庭记录显示,母亲和孩子一直生活在犹他州北部。无论是离婚还是抚养孩子,关于萨拉上诉法庭主张监护权的诉求,丈夫理查德?奥尔雷德均没有任何回应。萨拉向法庭陈述,自从她离开南达科他州后,她就没有和他说过话,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9月30日,犹他州博克斯埃尔德县法院法官布兰登?梅纳德判决莎拉与丈夫合法离婚。在当天宣告的另一项裁决中,梅纳德还批准了萨拉的诉求,将三个年龄最大的孩子的姓氏从杰夫斯改回奥尔雷德。

 

▲法院的法律文书

但还有两个“黑户”,怎么解决!?

萨拉的两个小女儿虽然已经脱离教会控制,但由于没有身份证明,让她们融入主流社会困难重重。没有它,社会安全号码、护照、驾驶执照乃至工作都将无从谈起。

由于没有出生证明,这两个女孩不允许报名参加先行计划接受更好的教育。好在犹他州的博克斯埃尔德和卡什县学区已经了解到他们的情况,允许这些女孩进入小学。

 

▲2017年萨拉与孩子们在一起

南达科他州法律规定,应在孩子出生后7天内,向州人口统计局提交出生证明申请。显然,当时,萨拉在看管森严的邪教魔窟中也无能为力。南达科他州的法律还为无证生育提供了后续建档手续。根据规定,申请者必须提交诸如人口普查、医院、教堂或学校等必不可少的信息,才能申请出生证明,这对萨拉来说依然比登天还难。

尽管如此,萨拉仍没有放弃,前一阵,她给南达科他州法院寄去文件,请求法官判令人口统计局颁发出生证明。但目前,还不清楚法官将如何审理她的诉讼。

罗杰?霍尔是盐湖城的一名律师,一直在为萨拉提供法律援助。他说:“这两个孩子拿不出文件证明她们是在美国出生的,或者居留美国是合法的。30年来,这是我接手的最复杂和最具挑战性的案子,”

面对当前的困境,萨拉很无奈。“我不愤怒,但是我倍感沮丧。”她说道:“我没法告诉你,为拿到‘出生证明’,我花了多少钱,耗费了多少时间。”

作者:Nate Carlisle 吴语(编译)

(责任编辑:)

Copyright©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28253号-1

联系电话:0532-85916841  电子邮箱:qd8591684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