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资料下载  |   管理员平台  |  工作平台  |  举报平台
 
 
 

做好了两锅我最爱吃的包子后,母亲离家出走了

时间:2019-7-10 11:23:37

做好了两锅我最爱吃的包子后,母亲离家出走了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03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小娜(口述)李芬(撰文)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2016年12月12日,河南焦作已下过好几场雪,天刺骨般地冷。母亲一大早就在厨房里忙活了很久,她在做最拿手的包子,从小我就特别爱吃。厨房里的热气弥散到了客厅,看着她忙碌的背影,一种久违的温馨让我不禁眼含热泪,我看到了慈爱的母亲的回归。

母亲真的不恨我了?她真的开始转变了?

母亲系着围裙走到客厅,笑盈盈地对我说:包子给你蒸上了啊,我出去一会,你记得关火。然后换了身衣服出了门。

半个小时过去了,估摸着包子就要蒸好,我走进厨房。厨房里,除了热气腾腾的包子,还有母亲留下的一张纸条,说她走了,让我不要找她,过几个月就回来。

焦作的冬天,冷风刺骨,我疯了似地在路上来回寻找,火车站、汽车站,甚至福利救助站……在焦急的寻找中,这几年家里发生的事情,就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一帧一帧地过着。

 

▲ 小娜接受中国反邪教网采访。

天性善良 细心照顾三位老人晚年

母亲生于1954年,在焦作一家机械厂做工。父亲是矿务局系统一名工人。二人工资不高,生活清贫但夫妻和睦,生下我和弟弟后,一家四口小日子过得温馨和美。记忆中,父母亲从未红过脸,相濡以沫几十年。

然而,从1997年开始,噩运却一直笼罩在我家上空,太奶奶、奶奶、爷爷先后生病,瘫痪在床不能自理。

孝顺的父亲陆续把他们接回家中照料。面对繁重的护理重任,母亲没有丝毫怨言。

太奶奶脾气不好,妈妈做了面条她却想吃米饭,做了米饭又吵着要面条。妈妈对她的无理要求总是和颜悦色,要么耐心哄喂,要么重新再做。

脑出血瘫痪在床的爷爷奶奶,到了后期完全不能自理,甚至神志不清。母亲和父亲一起,端屎端尿,翻身擦洗。他们吃不下饭,母亲就把所有的食物煮烂打成汁,做成流食一点一点往嘴里喂。爷爷奶奶在我们家几年,最后都是干干净净地离开。

一提起这些,左邻右舍无不向母亲竖起大拇指。

 

▲ 受父母亲影响,小娜全家经常参加孝老公益活动。

再受打击 “全能神”邪教趁虚而入

随着三个老人相继离世,我和我弟也渐渐长大,本以为生活不会再那么操劳,不料不幸却又一次降临我家。1999年,父亲同样患脑梗塞卧病在床,每年往返医院,家庭很长一段时间经济拮据,直到我2005年参加工作,情况才有所好转。

2008年,父亲病情加重,卧床不起,不能言语,大小便失禁。

母亲一边不辞辛苦地服侍着父亲,与死神抗争,一边感慨命运对自己的不公,向老天爷祈求一切能尽快好起来。

母亲的一位同事这时开始走进家里,对母亲嘘寒问暖,说自己是“神”派来给母亲“传福音”的,有时还带着其他阿姨来到家里,围在父亲的病榻边唱歌祈祷。

那时候母亲所有的精力扑在照顾父亲身上,而我在努力挣钱的同时,对前来“帮忙”的阿姨心怀感恩。

2010年,父亲去世,忙碌了近二十年的母亲一下子空闲下来,她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全能神”邪教,频频外出聚会。我心想母亲辛苦了二十年,现在好不容易找到喜欢的事情,有一群朋友,也不是什么坏事,于是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深陷泥潭 家人反复劝阻却无效

 

▲ 2014年8月21日,招远“全能神”故意杀人案公开开庭审理。图片来源:央视

直到2014年招远“全能神”血案出来,细细比对母亲这些年的点滴变化,我才真正意识到“全能神”的危害。

回想起来,母亲的变化其实非常大:对家里的大事小情概不过问;三天两头出去聚会,一出去就想不起回家做家务;生病却不去看病,坚信看病没用,祈祷来福;原本常常追问弟弟何时谈女朋友,现在却不管不问;一旦看到电视上发生的天灾人祸,就说“世界末日”就要到了,信“神”的人才能得拯救;开口闭口就是“神”,如果家人对她信“神”表现出一点反对,就不搭理我们,甚至说我们是“恶魔、撒旦”。

一想到对家人全心全意的母亲开始像个陌生人,原本亲密无间的母女关系变得如此生疏,我就特别恐慌。我和弟弟多次劝说母亲脱离这个“全能神”,然而深受洗脑之害的母亲一个字也听不进去。非但如此,母亲外出的频率越来越高,在外逗留的时间越来越长。

感觉到母亲好像有了离家出走的念头,我再三权衡之后于2016年夏天报了警。当天警察过来,给母亲做了思想工作,有半年时间母亲没有离家。

因为我报了警,母亲对我非常恨,虽然一日三餐照顾着孩子,但三天两头找茬跟我吵闹。我只怪自己没有更智慧地处理这件事,理解母亲的怨恨,包容她的脾气,慢慢地,母亲的情绪似乎缓和了很多。

母亲离家,生活全部被打乱

 

▲ 小娜和家人四处寻找母亲

然而,生活还没平静几天,在2016年12月12日这个寒风凛冽的冬日,母亲终于为了“全能神”邪教,抛弃了我们,离家出走……

母亲离家后,没有坐车的记录,没有住旅馆的记录,一点音讯也没有。我和弟弟把能想到的亲戚问了一圈又一圈,到拉拢母亲进入“全能神”邪教的同事那走了一趟又一趟。谁也没有线索,哪里也问不出来。

母亲一走,正上小学的经常问:“妈妈,我姥姥去哪了?”我搂着孩子,眼泪止不住往下流。母亲已经六十多了,这二十多年来,她一天福都没有享过,却又离家在外漂泊。

那时候我走在路上,常常幻想,推开家门的那一刹那,母亲坐在家里笑盈盈地看着电视。然而推开门,看到的却是家里冷冷清清的样子。我甚至有些绝望了,中国这么大,河南这么大,我去哪个城市找她?好歹让我知道她在哪?是不是安全?

发布寻人,母亲出走一年半终回家

 

那个时候,但凡有一点可能,我都去尝试。加入到了反“全能神”联盟群,听说中国反邪教网“助你寻亲”公益平台和联盟网站可以免费帮助寻人,2018年2月9日,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发布了寻人启事,内心虽然有期待,但不敢抱有奢望。

2018年6月21日,我永远忘不了这个日子。当晚九点多,天黑漆漆的,门口响起敲门声。我开门一看,是离家一年半的母亲!

我当时又惊讶又惊喜,又想哭又想笑。但母亲的表情很正常很平静,就像是刚刚从大街上转回来一样。我强忍内心的激动对母亲说:“妈,您回来了?”母亲平静地回答:“嗯,回来了。楼下有东西,你去帮我掂掂。”

那一晚,我睡了一年半来第一个安稳觉。

后来,我旁敲侧击地问母亲为什么回来,母亲说:“那还不是因为你给我发的寻人启事。你把事弄得这么大,我不回来也不行。”

 

▲ 2018年6月21日晚9点多,母亲回家,小娜报喜

现在,母亲已经回家一年了,恢复了正常生活。7月1日是弟弟结婚的大喜日子,看着母亲这几个月来为了弟弟的婚事忙里忙外,不亦乐乎的样子,我们深感欣慰。

回望过往,我们相信,如果当年家里能够给母亲多些温暖多些支持,她就不会受到外因影响误入“全能神”邪教。是我们子女家人给的爱不够,才造成了今天这样的情况。我和弟弟决心用亲情打动母亲,绝不放弃。

我依旧记得,自己当时在寻亲心声最后写的那句话:“哀哀父母,生我劬劳”,“五刑法之属三千,而罪莫大于不孝”。

 

▲ 母亲给我做的热气腾腾的包子

(责任编辑:辛木)

Copyright©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28253号-1

联系电话:0532-85916841  电子邮箱:qd8591684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