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资料下载  |   管理员平台  |  工作平台  |  举报平台
 
 
 

“法轮功”把他的家庭推向绝境

时间:2019-10-23 22:18:45

“法轮功”把他的家庭推向绝境

发布日期:2019年10月21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李珍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神功”医病上,不相信医院能治好她的病。其实子宫肌瘤导致出血,及时手术根本不至于丧命。可怜小病拖成大病,大病要了命,李珍到死也想不到自己如此虔诚,却成为“法轮功”的牺牲品。

李常,男,1951年生,南海和顺人,初中文化,佛山南海供销社原下岗职工。1995年末,李常开始接触“法轮功”,并向周围熟悉的人传播,成为当地“法轮功”辅导站辅导员。身为家中长子,他把母亲、姐姐和两个妹妹都发展成为“法轮功”练习者,导致其中一个妹妹拒医病亡。

因病得“法”

说起供销社,上了一定年纪的人一定印象深刻。它在物质匮乏的计划经济时代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它连接上下、沟通城乡,稳定物价,促进流通,是无数人艳羡的“肥水”部门。然而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物质日益丰富,人们不再依赖供销社购买日常所需,供销社的地位悄然发生转变。20世纪90年代,供销部门转制,下岗大潮扑面而来,李常就是在这阵浪潮中被拍打上岸的一个。

70年代中期,从部队转业后,李常被分配到当地玻璃厂,因为工作努力,脑瓜子灵活,上进心强,被父亲一个老朋友看中,调到供销社。这让李常如鱼得水,兴奋不已。他是家中长子,除了一个姐姐,还有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工作后他一直担负着帮父母照顾弟妹的重任,工资基本都上交,分文不剩。去了供销社,他把分到的各种米、油、牙膏、香皂之类的物品都往家里搬,父母看在眼里,甜在心上,把他当成了顶梁柱。弟弟妹妹们也因兄长的身份沾光,对哥哥敬佩有加、言听计从。就这样,在他的关照下,弟弟妹妹长大成人,各自成家,李常却在改革大潮中下岗了。

为了维持生计,下岗后他承包了几十亩鱼塘,最终经营不善被迫关门。心情郁闷之下他结交了一帮游手好闲之友,沾染了很多不良习气。90年代珠三角乡村,经济蓬勃发展,赌博之风也随之盛行。经营鱼塘亏本,李常消极之余竟想借赌发达,梦想一夜翻本。人的贪欲一旦失控就像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了,关也关不上。无业在家,他和赌友一起夜以继日地聚赌,还沾上了抽烟、喝酒等不良习气。

经常熬夜、作息无常、放纵无度,1995年春,李常的身体出现毛病,经常心绞痛、冒冷汗。开始他不以为意,但是病痛却不随他的意志转移,心绞痛频率越来越高,膝盖关节也出现问题,行动上变得迟缓,还失眠腰痛,看病吃药收效甚微。有个做医生的朋友劝他学学气功,对身体有好处。刚好一个住在广州的原单位同事身体不好,要去气功班学习“法轮功”,于是让李常和她一起做伴,李常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了。

这一去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接触“法轮功”以后,李常进入了亢奋状态,天天练功打坐,他的心绞痛竟然没那么严重了。这个神奇的功法好像一下子改变了他的生活,不吃药、不打针,最重要的是不花钱就能把病看好,还教人做好人。吃喝嫖赌的生活时间长了确实有点厌倦,“法轮功”教他突然找到了“方向”。他平常本来就喜欢研究风水、看相这些江湖术士之道,喜欢和人谈些玄虚神幻之事,“法轮功”非常符合他的胃口。他带回一大堆书,热情地向周围的亲戚朋友推荐,还协助成立当地辅导站,做了辅导员。

他首先教家人学“法轮功”的动作。父亲年事已高,老记不住,嫌麻烦放弃了;母亲学了一段时间,有时记得有时记不得,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姐姐和妹妹们倒是好徒弟,特别是两个妹妹,从小就很听哥哥的话,加上女人生过小孩身体这不舒服那不舒服的,听哥哥说“法轮功”好并且亲身验证过,肯定错不了,所以学得特别认真。

接着,他向周围的邻居、熟悉的朋友、同乡卖力推荐这个神奇“新气功”。为了方便和功友联系,他搬进原单位分配的房子独居,老婆孩子也不管了,天天练功打坐,向功友传授此功法的“秘籍心要”。他教会同村的吴锦豪、叶光良等20余人,不认识的邻村或“慕名前来”讨教的就更多了。他投入大量精力研究《转法轮》,越看越欢喜,仿佛找到了拯救世界的唯一神药,他相信有了“法轮功”自己就能走上金光大道。

一下子坐到了“练功人”的位置,和“常人”拉开一大截距离,李常有点飘飘然。他那学了“法轮功”“高人一等”的错觉好像一下子把下岗后的不如意、挫败、肮脏全部洗白了。

就这样,他一边贫困潦倒,一边如火如荼地开展着他的辅导员生涯,成了周围练功者的核心。没钱了他就跑去帮人修煤气灶、小家电以维持生活。有空了他就呼朋唤友一起练“法轮功”,谈心得体会。因为他最早学会,又肯下功夫钻研,所以每次聚会总是滔滔不绝,头头是道,让其他练功者佩服不已。下岗前那段受人尊重、周围人都围着他转的时光好像又回来了,他很享受付出被认可、以自己为中心的感觉。

上蹿下跳

后来,“法轮功”迅速蔓延,各地相继出现练功者自杀自残、围攻政府及媒体单位等恶性事件,造成了极坏影响,1999年7月22日“法轮功”被依法取缔。李常和一帮练功者非常气愤,觉得肯定是政府搞错了。于是他们商量响应李洪志的号召上京护法,意外的是在广州火车站被发现截回。

2000年6月,眼看“法轮功”组织遭到重大冲击,练功者人心惶惶,李常再也憋不住了,他决定为“法”做些大事、来点猛料,让政府改变对“法轮功”的立场。他召集一帮铁杆“法轮功”分子开会,最后大家认为到省政府门前公开练功、打横幅影响会比较大。他们分头行动通知功友集合时间、地点,按照预先的安排统一行动。结果可想而知,全部参与者被劝退或处理,李常被劳动教养两年。劳教期间,李常没有半点转化意向,反而在劳教所认识了一帮来自全省各地的痴迷分子,他们私下交流心得,更坚定了李常誓死护法的决心。

2006年,李常和原来的练习者共同制作“法轮功”非法资料到处张贴、派发,成了南海一带让派出所头疼的“牛皮癣”,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一些不明真相的街坊看了“法轮功”资料后也加入了“法轮功”组织,区里已经出现多例“法轮功”练习者因病拒医的案例,群众意见很大。不久,李常在外散发传单时再次被抓,公安人员在其住处搜出大量护身符、宣传单张和小册子等,这次他被判有期徒刑3年。

兄弟反目

在李常的弟弟李恩看来,自从哥哥李常练上“法轮功”,家庭就开始滑向深渊。

话还得从哥哥在供销社上班的日子开始说起。那时哥哥把发的工资、分的生活用品全部拿回家,而自己的小家几乎没有。嫂子是民办教师,工资不高,还要养孩子,日子过得很紧张。偏偏哥哥不懂平衡,也不会解释,时间长了嫂子有怨言,两个妹妹又不争气经常和嫂子怄气,时不时制造事端联合起来对付嫂子,哥哥夫妻俩因此经常吵架。

哥哥练了“法轮功”后,嫂子和李恩看出了“法轮功”的端倪,极力反对,母亲、姐姐、妹妹却跟着练,家里分成两派,矛盾愈演愈烈,大家经常因为立场不同而吵架,成为名副其实的吵架“大家庭”,李恩为此头痛不已。

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身为人民教师的李恩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再让他们痴迷下去将会给家人带来灾难。他动员姐夫、外甥做姐姐和妹妹的工作,因为姐夫立场坚定,坚决不准姐姐练功,结果只有姐姐的问题得到控制,而两个妹夫态度不坚定,结果妹妹们也跟着李常越走越远。

一家人分成两道战线。李恩对哥哥屡屡犯事十分恼怒,心灰意冷之下他和另外一个哥哥再也不过问李常的事,自此兄弟绝交。

听多了反对的声音,李常和两个妹妹干脆不和反对者们来往,他们一意孤行,兄弟姐妹间日益疏远,从此原本每年两次的家族聚会再也凑不齐人。

2002年,大妹李瑞遭遇车祸重伤,在医院住了3个晚上就嚷着要出院,不出院就闹绝食,家人迫于无奈把她抬回家。她在家强行练功,嘴里神神叨叨念“法轮大法好”,3个月后终于可以下床走路,至此更加痴迷。她还想把两个孩子也拉进“法轮功”,逢人就叫人信“法轮功”。她只认是“法轮功”让她好了,却把女儿辞去工作悉心照顾的功劳撇一边,女儿因此怪她把“法轮功”看得比自己还管用。

儿子女友上门探访,被李瑞左一句““法轮功”好”,右一句“真善忍要记住”吓跑,关系马上告吹。女方的父母说,嫁什么人也不能嫁信“法轮功”的。此事传开以后知道内情的女孩都不愿意和李瑞儿子做朋友。儿子一气之下把她的书烧了,搬出去住了。李瑞还不觉悟,见到儿子就骂他没良心,说要不是“法轮功”他早就没妈了。儿子说:“你现在是有“法轮功”,没儿子。宁愿要它不要我!”但是李瑞听不进儿子的痛苦呐喊,她不想听也不愿听。

在李常和大妹的影响下,小妹李珍有病也不看了。她本来身体就不好,长期脸色苍白,走路轻飘飘的。一群功友经常跑到她家悄悄聚会,趁着其丈夫不在一起练功、偷偷出去发传单。小妹胆小,她心里很钦佩李常护法勇毅,但是自己就不敢到处去,怕被人发现。因为病总是不好,她也经常怨自己不够精进,为“法轮功”做得不够多。她经常想,姐姐重伤都能练好,我的病肯定也行,只是我“业力”太重,可能需要的时间要长一些。周围练功的姐妹也一直安慰和鼓励她有病不要上医院,“业力”还是要自己消,上了医院先前的苦就白受了。李常也肯定妹妹的付出,叫她一定要坚持,“消业”是没错的。为了所谓福报,李珍对“法轮功”死心塌地。

理性的人都认为疾病有心理或生理等自然原因,如病毒细菌感染,或自身生长代谢出了障碍等。生病之后去看医生,就是希望医生通过专业方式找到疾病准确的发生原因,并采取针对性措施加以治疗。但是“法轮功”等邪教却对疾病采取完全错误的归因,认为是所谓看不见摸不着的“业力”、师父的考验等神秘因素引起的。由于归因错误,在其基础上采取的处置方式也是错误的,结果很多时候酿成悲剧。

可惜,虔诚的她等不到“福报”降临的那一天。

2012年2月,春节刚过,李珍的病况开始恶化。原来她一直抗拒看病,这一次卧床半个多月,变得非常虚弱。丈夫觉得不对劲,强行把她送到医院抢救,医生的诊断是严重贫血,必须马上治疗,否则有性命之危。因为长期与其他反对练功的兄弟和姐姐断绝来往,大家都不知道李珍到底得了什么病,只有大妹了解一点,但她也是不停安慰李珍不会有事,师父的“法身”会保护她平安。

3月,李珍情况稍微稳定了一点,她趁丈夫不在身边,叫同修到医院帮忙办了出院手续,说在医院费钱,不如在家养着。大家把她送回家后,几个同修每天围着李珍做功课,念“法轮大法好”,读《转法轮》给她听。

然而回家后,李珍气若游丝,病情很快恶化,最终还是抢救不及时撒手人寰。原来她得的是子宫肌瘤,因子宫长期出血过多造成重度贫血,已到无力回天的地步。本来她的病不是重病,她一直羞于启齿从来不告诉别人,只有几个“法轮功”练习者知道。而她们一致认为子宫出血是很丢人的,女人的血肮脏,更需要虔诚膜拜在“师父”的加持下。最重要的是李珍极度痴迷“法轮功”,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神功”上,不相信医院能治好她的病。其实子宫肌瘤导致出血,及时手术不至于丧命。可怜小病拖成大病,大病要了命,李珍到死也想不到自己如此虔诚,却成为了“法轮功”的牺牲品。

原本一直反对李常练功的弟弟李恩得知噩耗痛哭流涕。他从医生口中得知李珍的病情,悔恨交加。他很后悔因为分歧而没有关注李珍的身体状况,因为对待“法轮功”的观点相左,李恩见了她就骂,李珍一开始躲着他,后来干脆不见家里人,几乎与他断绝来往。李珍变得越来越封闭自己,兄妹间隔了一道深深的鸿沟,无话可说。想当年,小的时候兄妹无话不说,最后竟然落到这个地步。这是何等地悲哀!

李恩恨透了“法轮功”,也恨透了把妹妹带进去的哥哥!

他见到李常,指着他的鼻子大骂:“我今天是替李家骂你,虽然你比我大,但你不配做大哥!爸爸走的时候唯一惦记着的就是你,他念你当年养大我们,为家分忧。但是他重病需要你照顾的时候你在哪儿?临走前想见你一面的时候,你在哪儿?你在为“法轮功”卖命,几次三番,三番几次出去捣乱,被关进劳教所、监狱,你有没有想过家里人的感受?我们家几代良民,从来没有人做过辱没家风、违法犯罪的事,你叫父亲的脸往哪里搁?他临走前最担心的是你,你知道吗?他叫我们劝你不要信“法轮功”,你听劝过吗?没有!自从你走上邪道,就跟我们恩断义绝。你层次高为什么东躲西藏偷偷摸摸净干些见不得人的事呢?自己练功还要拖大妹小妹下水,自从你信了“法轮功”你得到过什么好处?没能为父送终算不算?牢狱之灾算不算?妻离子散算不算?“法轮功”好,为什么李珍练了会入魔?她才四十出头,那么年轻,孩子又小。我们都不敢告诉母亲她走了,一家人瞒着她说李珍外出打工没空给她电话。你知不知道我们的痛苦?什么神功,你醒醒吧,分明是夺命功、害人功!你以后不要叫我弟弟,我不认你这样的大哥,我没有你这样的大哥!”

李恩情绪激动,压抑了多年的痛苦无法控制。他们家因为“法轮功”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这是血泪的教训啊!

兄弟俩已有10年没见过面,李常没料到见了面就遭到李恩一场恶骂。更没有料到的是父亲临走时还惦记着他,妹妹李珍那么年轻也走了。

李常的心像被刺了一下,想说些什么又说不出来。但是很快《转法轮》里那句“放淡名利情,直到没有”又把心里的那点颤抖淹没了,他想,也许那是妹妹的命,说不定是师父让她“享福”去了。长期浸淫在“法轮功”的歪理邪说中,他已丧失基本的是非判断,感情冷漠,黑白不分。

邪路上处处是绝境。李常众叛亲离,可悲的是,他不悔悟,毁了他,也毁了这个家,可谓“一人练功,全家遭殃,鸡犬不宁,家破人亡”。

(文章节选自《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是由广东省委政法委牵头,广东省社科联、省反邪教协会协调省监狱管理局、省戒毒管理局等单位编写的首部以详实丰富案例为主的反邪教警示教育书籍。广东省委领导林少春同志为该书作序。此书是广东省35名反邪教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和心血,从近万个邪教人员受害案例中筛选了几百个有代表性、有说服力的案例,经过反复集体讨论,又从中挑选了100个案例进行深入走访,在征得当事人同意后,精选并编写了36个案例,加上专家深入点评和近半年时间的编辑整理后最终形成。该书已列入广东省“七五”普法读物,由南方日版出版社出版,目前已发行5万册,免费发放省内各地各部门,供宣传学习之用。

 

《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封面、封底 

Copyright©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28253号-1

联系电话:0532-85916841  电子邮箱:qd8591684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