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资料下载  |   管理员平台  |  工作平台  |  举报平台
 
 
 

人物:防疫患癌民警要给年轻同志带个好头

时间:2020-2-6 14:13:33

人物:防疫患癌民警要给年轻同志带个好头

发布日期:2020年02月05日   文章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老曾为市民宣传防疫知识。潼南区委宣传部供图

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涌现出一大批敢担当、勇担当、能担当的共产党员,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他们始终坚持奋战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在重庆潼南区,就有这样一位党员民警,他与群众贴心、让居民安心、给人们信心,在防疫一线带病坚持,人们都亲切地叫他老曾。

除夕夜主动请缨参战

“您好,我是桂林派出所的,现在进行入户排查,请问你是从哪里回来的?什么时候回潼南的?”这位正在逐户走访排查的民警名叫曾治平,今年54岁,中共党员,在公安系统工作了30多年,现在是重庆市潼南区公安局桂林派出所社区民警。

从大年初一到现在,曾治平每天都会和同事一起走访社区里外地返潼人员,收集居家隔离信息。

曾治平所管辖的社区有常住人口17000余人,人员十分密集,疫情防控压力也相对较大。为了尽早完成走访,他和同事每天都很早出门,晚上再回到派出所归档整理排查数据。

“早上6点多出门,晚上最早一次回来也是是9点钟了,看他这个样子比以前憔悴了很多,脸都是浮肿的,再继续这么下去,我怕他身体吃不消,害怕他的病复发。”一天10多个小时的工作量,让曾治平的妻子陈君有些担心。

原来,曾治平身患结肠癌,还做了手术,术后他除了需要定时吃药,饮食还要由家里自制。虽然身体恢复得还算理想,但是医生曾多次叮嘱他不能太过操劳。

1月24日除夕夜,当人们都沉浸在与家人团聚的幸福里,一场疫情防控战役已经悄然打响。

疫情就是警情,曾治平打开工作安排表,翻来覆去看了几遍都没有自己的名字。于是他主动给所长取得联系,要求回所参战,承担走访排查防控工作。

“当时考虑到他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就建议他在家休息,但是他坚持上一线,他说他对自己的社区情况熟、住户熟,排查工作好开展,而且作为老党员老同志,必须要做好自己辖区的工作,给年轻的同志带好头。”派出所所长王泽旭被老曾的一番话打动了,允许了他的参战申请。

让群众参与提高排查效率

 

正在入户宣传的老曾。潼南区委宣传部供图

挨家挨户走了两天,老曾发现这样“扫楼”的老方法工作效率低下,而且很多时候居民并不在家,需要重复走访多次,增加了不少工作量。

“疫情防控战没有人能置身事外,我们就想办法让居民参与进来,大家一起来防控,我们就采用挨家挨户登记与群众报告登记相结合的方式,提高排查效率。”老曾说,多年社区工作同群众建立起的良好关系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平时在工作时,他就加入了很多小区的业主微信群里,调解家庭纠纷,化解邻里矛盾,大家都爱找他说句公道话,往往他几句话就能平息争执。

“这次疫情严重,大家尽量不要出门,绝对不能聚餐,出门一定戴好口罩。”“感觉自己有发热、咳嗽等症状一定要自我隔离。”老曾在所有的微信群、QQ群里都进行了宣传,让居民提高警惕,还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承诺24小时开机,只有群众有需要,一个电话人就到。

1月27日夜里11点,结束一天排查工作的曾治平回刚到家里,电话就响起,是一个小区物管打来的,说发现一辆湖北牌照的车没有登记想要进入小区,物管拦着不让进,双方产生争执。

老曾立即联系医院,同医护人员一起赶到现场,经过沟通了解到,车主是潼南本地人,在湖北经营企业,为了工作方便办理了湖北的车牌,但最近半年都呆在潼南本地没有外出过,这次来想走走亲戚,却被保安拦住。

“疫情当前,大家尽量减少不必要的走动,待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家人负责。”在随行的医护人员对车主进行检测后没有发现异常后,老曾对车主进行了耐心劝解。

自公布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以后,老曾每天都会接到很多这样的电话。遇到不理解不配合的群众,他除了耐心讲解疫情相关情况,说得最多一句话就是,“大家都有难处,我身后是潼南百万人的安全,里面有我的妻儿老小,也有你们的父母兄弟,只有互相配合才能共渡难关。”

保护人民安全是他的职责

“嫂子,老曾好像有点不对劲,你快过来看看。”2月1日下午,一个电话通话让曾治平的妻子陈君吓出了一身冷汗。

因连续工作忘记吃药时间,老曾在龙潭社区走访时突感身体不适。一起参与走访的辅警坚持要送他去医院,老曾摆摆手制止说道:“老毛病了,没大事,排查不能耽搁,现在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多余的人手来补我们的坑,你给我家属打电话,叫她把药给我送来。”

服药后老曾病情有所缓解,他又继续投入工作,妻子陈君默默的看着他十分心疼,但是并没有阻拦。

“他是警察,保护人民安全是他的职责,我作为警察家属,不管他怎样做我会在背后支持,我会等他平平安安回家。”陈君说。

有了这次“教训”之后,现在老曾的手提袋里除了宣传资料、笔记本,还多了几包药和干粮。到了饭点他就坐在楼梯间掏出干粮匆匆啃几口,没有细嚼慢咽,也没有细细品味,吃饭的过程更是完成某种极不情愿又不得不进行的仪式。如果不是家人反复告诫不要空腹吃药,或许连这个简单的仪式都会被他省略。

“可能以前贪嘴吃太多,手术后就不怎么爱吃饭了。”长期与病痛斗争的老曾依然保持着乐观。

“要是我每天都吃这个,我肯定也不怎么爱吃饭了。” 看着曾治平手里的干粮,一起参加排查的辅警直摇头。

“走,下一家……”老曾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说道。

(责任编辑:瑾萱)

Copyright©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28253号-1

联系电话:0532-85916841  电子邮箱:qd8591684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