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资料下载  |   管理员平台  |  工作平台  |  举报平台
 
 
 

十年传教心酸路 她为了邪教付出青春和家庭

时间:2020-3-10 19:21:52

十年传教心酸路 她为了邪教付出青春和家庭

发布日期:2020年03月09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秋廷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广西女子王香(化名)误入“全能神”组织十几年,落得家庭破碎、丈夫情断、儿子不认、孑然一身、穷困潦倒的结局。2019年年初,经过热心人的耐心教育帮助,她从“全能神”的迷雾中走出来,彻底认清了邪教的丑恶面目,向我们讲述了她从信教到传教十几年的亲身经历。

王香的母亲是个农村妇女,有些迷信思想,耳闻目染之下,王香也相信鬼神,她自己从小身体不好,一不舒服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总说感觉到有“鬼压身”,心里常常感到非常害怕。王香少女时就接触到基督教,但是成为一名基督信徒后,内心对鬼神的恐惧并未减少。中专毕业后她结识了广西桂林灵川籍男士蒋健(化名)并结婚,婚后育有一子。丈夫勤劳致富,心系家庭,夫唱妇随,小日子过得很是红火。但王香的迷信思想仍然没有因为日子好而改变,她认为“鬼”不但跟着她,还危害到了她的孩子,她的孩子有时会突然大哭起来,就是被“鬼”吓到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王香接触到了打着基督教幌子的“全能神”传教人员。王香是这样说的:“我在网上查找宗教信仰话题,想知道为什么有鬼压我,儿子也会突然大哭起来。我查到一篇文章,大概内容是说神已做了新工作,圣灵的作工已经转移了,‘全能神’是独一真神,‘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只有祷告‘全能神’才有圣灵作工。刚开始我也不相信,但是还抱着试试看的心里。然后我经常上网看这类信息。后来联系了网上留的电话,就有一个姓王的妇女给了我一本‘经书’给我看,让我信‘全能神’。”

刚开始王香对传教人员说的话并不相信,但传教人员死缠烂打,不断找王香聊天,终于找到了王香“怕鬼”的弱点。经过传教人员一次又一次洗脑,王香逐渐接受了传教人员只有“全能神”才能赶走“鬼怪”的一套说辞,转而投入“全能神”组织的怀抱。

王香开始在家中看“全能神”的书籍,偶尔参加“全能神”成员的聚会,后来参加聚会越来越频繁。由于聚会大多在晚上,她经常丢下儿子在家让丈夫带,自己晚上出去深夜才回来,有时甚至彻夜不归。丈夫对妻子晚上丢下儿子出去跟人聚会的行为非常不满,两人经常激烈争吵。冷静下来的时候,丈夫多次苦口婆心地规劝王香安心在家带孩子,不要总是出去参加神神叨叨的活动。但是王香丝毫不为所动,依然我行我素。因为丈夫工作繁忙,孩子经常因为没有人照顾嚎啕大哭。丈夫渐渐对王香由失望到绝望,曾经温暖的家变得冰冷。

王香的前夫蒋健回忆往事满脸痛苦地说:“我让她别信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把心思放到家庭里,好好照顾孩子,不要老是跑出去,她不听,我们经常因为这个事情吵架。我一直劝她脱离这个邪教,甚至想报警把她抓起来,就是为了挽救她。2008年,她离家出走了。当时我们的儿子才六岁,没有了妈妈的孩子非常孤僻,在家、在学校都不愿意跟人讲话交流。”

2008年初,王香开始去传所谓“全能神”的福音,主要是针对信奉基督教的人,试图把他们发展成为“全能神”信徒。王香声称,带她入教的那个王姓妇女要求她引荐其他信耶稣的人,配合她对这些人进行“浇灌”,说这样就能得到“全能神”的看顾,以后灾难来临也能幸存下来。

“大约在2008年9月份左右,因为我经常出去(参加‘全能神’活动),和丈夫经常因为这个吵架,感觉日子很难过下去了,就把丈夫给我管理的五金店转出去,拿到钱另外租房子住了。当时租房在外,我心里还是很难过,还是想回家。可是想到万一‘全能神’真是耶稣再临怎么办?那不是错过了这次机会了?有一个姓李的妇女给我书,也经常来看我,劝我不要回家,要给‘全能神’尽本分,说我回去就是背叛神,会有横祸。我又不敢回去了。”王香回忆刚开始离家的那段时间犹豫纠结的心情。

王香自述说离家的十年主要是去传福音,刚开始在桂林本地传,2012年桂林警方抓了一批宣扬世界末日的“全能神”人员,她是漏网之鱼,后来组织上派她到外地传福音,到过南宁、玉林、贵港、白色等地。

“‘全能神’给你的待遇好不好,月工资给你多少?”我们问她。说起这个王香有点心酸:“没有工资,都是靠自己的。我有时打点工挣点钱养活自己。去外地传福音的话组织上会安排接待家,就在接待家里吃住,白天出去传福音,到了别人家里,如果别人招呼午饭就在别人家吃,如果不招呼就自己出去吃点米粉或包子,生活过得很苦。遇到不理解的人冷嘲热讽,心里很难受。我本来身体就弱,因为长期在外奔波,2017年初的时候,身体越来越差,又没有钱看病,就要求回到桂林,打工挣钱看病。”

尽管传福音的生活这么苦,但李姓妇女不断夸她积极、年轻、能干,是“组织”重点培养的对象,于是王香一次次压抑自己回家的念头。一年后王香做了小区带领,虚荣心得到了满足,觉得自己确实很能干,以后能做更大的带领。李姓妇女还告诉她,传福音越多,“全能神”赐予给她的就越多,以后能脱离世俗,获得权力和长生。

让王香不敢回家的另一个原因,是最初加入“全能神”的时候,“教会组织”就让她发了毒誓,如果离开或者背叛“全能神”,自己连同家人都会遭受横祸。所以虽然日子很苦,但王香在“全能神”组织画的大饼引诱和恐吓下,一直不敢离开。

多年过去,王香“升官”的愿望落空。尽管她为传福音付出了青春和家庭,但“全能神”邪教组织并没有打算提拔她,只是利用她传福音、做浇灌、拉人头。直到2018年年底被桂林警方一举抓获,王香才走出“全能神”泥潭。

王香因违法宣扬邪教被拘留,热心人教育帮助她,向她揭露了“全能神”的邪教本质,分析了“全能神”的害人手段,特别是对王香介绍了宗教的起源和发展、宇宙的科学常识、人体的科学等方面的知识传授,找出“全能神”书本中不符合事实的例子,让王香思想发生了动摇,又从家庭亲人等方面进行了开导,终于使王香的思想发生了变化。

王香彻底认清了所谓的“全能神”不是“神”,而是一个人,一个欺骗群众、谋取不正当利益的人,“全能神”组织是邪教组织,危害社会、危害家庭。王香在忏悔书中这样写道:“我从‘全能神’的话中认识到,‘全能神’让人爱他,不让人爱丈夫、妻子、儿女、父母,让人离开家尽本分,如果人不离开家尽本分就认定是一个恶人。‘全能神’说的这些话违背了人伦道德,让人走向一条不归路。‘全能神’说的很多话都不符合事实,说中国的传统文化是落后的,说中国的水喝了5年就会得癌症,以此来诋毁国家,反对政府。‘全能神’还发动信徒捐奉献款,给那些高层的人用。我再也不会信‘全能神’了。”

如今,王香彻底和“全能神”决裂了,但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由于她离家出走十年未归,丈夫跟她离了婚;缺席了儿子6岁到16岁之间10年的成长过程,儿子对她心怀恨意,不愿意认她;身体不好,没有积蓄,靠打工和当地政府的帮扶维持生活。虽然十分痛悔当年的愚昧无知,未来仍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王香相信凭着爱和真诚,一定能够修复横在与儿子之间的沟壑。

Copyright©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28253号-1

联系电话:0532-85916841  电子邮箱:qd8591684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