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资料下载  |   管理员平台  |  工作平台  |  举报平台
 
 
 

妻子的离世让我警醒

时间:2020-11-9 12:30:57

妻子的离世让我警醒
作者:口述:何华 整理:吴娜·2020-11-06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叫何华,今年57岁,四川省长宁县顺江村人。妻子姚芳,痴迷“法轮功”练功“消业”拒医,于2013年 6月24日不治身亡。妻子去世时年仅49岁,过早离开了人世,给我家以极大地打击和无法挽回的损失。

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勤劳贤惠,两个儿子乖巧懂事,平日里我在县城打点零工维持生计,妻子则在家附近摆个小摊卖点生活日杂用品补贴家用,家庭经济虽不宽裕,但一家倒也是过得其乐融融。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法轮功”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

1998年,我因长期繁重劳作使我患上了较为严重的颈椎病,经常出现头晕。一天上午,我到菜市去买菜,遇见一位多年未曾谋面的朋友李三哥,我们便聊了起来。当他了解到我身体患有颈椎病时,就极力劝我跟他学练“法轮功”,他说:“练功‘真善忍’,教人要向善做好人,如果专心修炼,有病不用打针吃药,只要练功‘消业’病就能好”。他还现身说法:“我患高血压病就是练功练好的.....”他还接着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听他一说,我觉得练功很神奇,练功就能治病,于是我答应和他一起练功。当天下午,他送我一本《转法轮》书,一张练功光碟、五盘练功磁带。他说:“师父的功法就在书里,看书练功不仅能治百病,还能长功上层次,练上高层次成仙成佛”,他要我认真修炼,不能耽搁。

我不折不扣按照李三哥的点化习练一段时间后,由于有规律的锻炼加之心理暗示,自我感觉颈椎病好些了,认为是练“法轮功”功效。于是我就坚定了练功的信心,不论天晴下雨,还是打霜落雪,每天坚持练功。那段时间,李三哥隔三岔五就来看我,并告诉我修炼“法轮功”不但能治百病,将来还能圆满上天国!为了这个美好的目标,我把炼功的好处,向妻子讲了,鼓动她也修炼“法轮功”。由于在我的带动下,妻子也相信并开始修练“法轮功”。

为了练好颈椎病,使自己的身体达到无病的状态和不断长功,我们每天都坚持抽出时间学法和炼功,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练功上,家务事也不做了,看望父母的时间和次数少了,与亲友很少联系。父母常常抱怨我说:“炼功炼得没有人情味,父母也不照看了,练功就能练饱吗?”我对父母的埋怨充耳不闻,认为那是凡人的心思。随着对“法轮功”越来越痴迷,我和妻子渐渐被书中的那些神迹所吸引,幻想自己修练“圆满”,上“天国”去享天福。

在外读书的儿子每到寒暑假回家,看到我们老两口在李洪志画像前叩头,就是听录音机旁边听边练功,让儿子非常反感,极力反对我们修炼“法轮功”。面对儿子的苦苦劝说,我和妻子无动于衷,还认为儿子是阻碍我们炼功的“魔”,不允许他们跨进家门。高中还未毕业的两个儿子,一气之下辍学外出打工。

1999年春节刚过,妻子开始感觉疲劳,乳房上有个肿块,我认为认是妻子身体上出现的“业办”未消,劝她坚持按师父说的,好好修炼,这些小毛病慢慢就会消失了。可是,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后来肿块都有鸡蛋大了,里面有硬邦邦的絮状物,我还开玩笑说看着丰满了,但妻子感到疼痛加重。亲戚朋友都劝她赶快去医院看看,但我不顾家人和亲友的反对,叫妻子不去医院,坚持在家修炼。每逢妻子犯病时,我都坚决支持她不服药,忍着疼痛“消业”。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我和妻子难以相信。犹豫不决时,功友告诉我们不要前功尽弃,要坚决按“师父”点化,经受住考验,争取练上高层次。在功友的鼓动下,我极办练功护法。1999年底,我跟着李三哥等友,“走出去”“讲真相”、宣传“法轮大法好”。我利用买菜的机会,在菜市场里偷偷往别人的菜篮里塞“法轮功”宣传资料,看见熟人就“讲真相”、宣传“九评”,劝人“三退”。我常常在小摊上使用印有“法轮功”宣传内容的人民币。不久,我被群众举报,被带到了派出所,民警教育我,说我的行为违反了国家法律,应该受到相关处罚时,我还觉得自己又没干什么坏事,只是自己炼炼功,出去张贴点资料,犯啥子法哦?家人反对我再继续炼功,但那时我的心里只有修炼、“圆满”,哪有什么父母、儿子、亲人?我把亲人的关爱认为是常人的情,是应该放下的,把亲人的痛苦,当作是他们应该承受的,将来他们会得福报。

1999年12月,妻子开始出现持续低烧,这时候我就给她发正念,有时候温度降下来,但过不了几天又会如此,当时我坚信这都是炼功消业中的正常现象,认为法轮大法会保佑我们。但是,渐渐地妻子的脸和脖子出现了水肿,经常气短,喘不上气!一天夜里,妻子开始咳血,我似乎也有点慌了,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赶紧给儿子打了个电话。在邻近县城打工的儿子急速回家,二话不说就把妻子送到了县医院!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经医院检查,妻子竟然已经是乳腺癌晚期,没有治愈的希望。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想着自己痴迷炼功的一幕幕,想起妻子最开始的症状,如果那时候就来医院,就不会发展到今天这地步,可是一切都太晚了。2013年6月24 日,妻子的病情急剧恶化,意识丧失,停止呼吸,脉搏停止了挑动,永远离开了我们。妻子的去世,全家人悲痛万分!两个儿子责怪我说:“母亲去世,是因为父亲非要母亲练功治病造成的结果。”自从妻子去世后,儿子再也没有回来过,我现在成了孤家寡人,让我悔恨不矣!

    妻子的去世,让我猛醒!回想过去,我痴迷练功,付出了莫大的艰辛和惨重的代价,练功不但没有长功治病,反而把妻子练没了。从中我明白了“法轮功”是荒谬的,是害人功,是把我妻子推下死亡深渊的罪魁祸首,让我恨死了罪恶滔天的“法轮功”!

Copyright©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28253号-1

联系电话:0532-85916841  电子邮箱:qd85916841@126.com